您的位置:新聞資訊 > 行業新聞 > 正文

2016年“兩會”醫藥行業精彩建言

發表時間:2016-03-14 11:37:23 內容來源:http://news.dahe.cn/2016/03-11/106558321.html 作者:admin
2016年“兩會”已經開始了6天了,今年醫藥行業有哪些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提了精彩提案呢?小編幫大家梳理大家最關心的幾個觀點??靵硪欢脼榭?!
  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衛計委主任方來英:建議把醫院號販子入刑。
  號販子在一些醫院周圍,通過多種手段,獲得專家醫生診療的權利,并加價轉讓牟利。在這種交易之中,擾亂了醫療秩序,危害了公民的健康權和生命權,沖擊了社會的公序良俗。
  目前,我國刑法已經將票販子入刑,但號販子尚未入刑,而號販子是在拿病人救命的事做交易,更惡劣,更應予以嚴懲。
  全國人大代表、老百姓大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謝子龍:加強百度推廣等互聯網醫療廣告監管。
  百度公司將“血友病”貼吧賣給醫院事件,折射出目前工商部門對整個互聯網廣告的監管不力。只有健康、規范、有序的互聯網廣告業的發展,才能促進國家“互聯網+”戰略的實施。他建議對《互聯網廣告監督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做出修改并增加相應條款,同時提出重點整治目前民怨集中的競價排名醫療廣告,特別是對百度等互聯網巨頭處以重罰等建議。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院士葛均波:大力開展心血管疾病高危人群危險因素篩查與干預。
  《中國心血管病報告2014》顯示,心血管病死亡占城鄉居民總死亡原因的首位,農村為44.8%,城市為41.9%,估計全國有心血管病患者2.9億人。心血管病的疾病負擔日漸加重,已成為威脅我國居民健康的重大公共衛生問題之一,是導致我國居民預期壽命受損、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主要疾病。加強政府主導下的心血管病防治工作刻不容緩。
  全國政協委員、望京醫院骨科主任溫建民:應該放開對兒科醫生的限制,讓兒科醫生自由地開診所。
  兒科縱然有著巨大的市場需求,竟然少有綜合醫院愿意開兒科,更少有醫生愿意干兒科。導致兒科資源高度集中在兒科醫院,兒科醫生荒、患兒看病難愈演愈烈。除了提高待遇,也應該加快兒科醫生的流動性。
  全國政協委員、原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腎移植應納入大病醫保體系。
  腎移植是目前治療腎功能衰竭最有效、成本相對較低的手段。如果病人不做腎移植,一個星期就要做三次腎透析,維持透析19個月的費用約20萬元,這樣累計下來也要花很多錢,效果卻不如腎移植好。所以將腎移植費用納入醫保,無論對于患者健康的快速恢復,還是國家相應支出的節省,都是“最合算的”
  全國政協委員、北大第一醫院副院長丁潔:適當上調兒童診療費、擴大兒童醫保報銷范圍。
  考慮到兒科醫生在病人身上花費的時間、耐心和精力都要比成人多得多,丁潔建議適當上調兒童診療費,增加的部分通過擴大兒童醫保報銷范圍、提高報銷比例等措施來彌補,同時制定針對兒童醫院、設有兒科的綜合性醫院的專門補償機制,緩解當前兒科“虧本經營”的窘境。
  全國政協委員、中山大學食品與健康工程研究院院長劉昕:加快建立塑化劑致限制標準、抗生素監控刻不容緩。
  抗生素目前還沒有被納入環境監測目標化合物的范圍。“現在意識上還沒到這一步,人們意識中的污染還主要是重金屬、農藥殘留等食品問題。”然而,在農用及畜牧業的抗生素使用中,85%的抗生素都排放到水體里。對抗生素的監控與控制已經刻不容緩。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劉白駒:建議刑法增設“非法組織胎兒性別鑒定罪”。
  我國男女性別比例失調,2013年的出生人口性別比為117.60。性別失衡的一個直接原因是,實施非醫學需要的胎兒性別鑒定和非醫學需要的選擇性別人工終止妊娠的非法活動屢禁不止,鑒定方法從利用超聲技術發展到孕婦血液性別DNA鑒定,并且逐漸組織化,形成境內外勾結的地下產業鏈。而有關法律對策不夠完善,未能有效遏制這種現象的蔓延。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工程院院士、廣州呼吸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鐘南山:公立醫院應當回歸公益性,不能讓醫生的工資與創收掛鉤。
  兒科醫生不足,兒科醫生流失,是我們現在醫改里頭一些錯誤的方向,以及公立醫院醫改出現錯誤的最重要的寫照。公立醫院的核心是解決它的租賃性,解決它的公益性?,F在公立醫院醫生的收入主要還是靠創收。創收美其名曰是多勞多得,但什么叫勞?是績效評估??冃гu估來自哪兒?不是來自醫生的勞動,或者工作的難度,而是來自開的檢查藥物和項目,恰恰兒科這方面最缺少。兒科醫生流動得這么厲害,它不是人才流動,而是人才流失。
  全國人大代表、國家衛計委科學技術研究所所長馬旭:國家免費提供新生兒篩查、救治等項目,消除公眾生育二孩的后顧之憂。
  “全面二孩”放開后,預計高齡產婦將占60%,新生兒健康問題將更加突出。目前我國新生兒缺陷率為5.6%,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他建議,從備孕到產前保健再到新生兒出生的過程中,國家應建立免費制度,免費提供新生兒篩查、救治等項目,通過國家買單,消除公眾生育二孩的后顧之憂。